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Thursday, 11 August 2022
明斯克 晴朗 +14°C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社会/体育
2020 七月 08, 11:53

心里充满自豪感:白罗斯自由式滑雪

过去25年来,白罗斯运动员在最大国际锦标上大声宣布自己。当然,我国自由式滑雪选手的成就是最辉煌的成就之一。多年来,他们被国家队永久总教练尼古拉•科泽科训练。尼古拉•科泽科是全球公认的滑雪杂技大师。

尼古拉•科泽科来自明斯克。他于1960年代中期作为蹦床选搜开始了自己的运动道路。他获得过奖牌多次了,1972年他在苏联锦标赛中赢得了金牌。在结束积极体育事业后,尼古拉•科泽科当了教练,而且他起初训练过跳水运动员。1980年代中期他彻底地确定了未来事业,并且他率领了白俄罗斯苏联共和国的自由式滑雪国家队。当时此类运动是相当新而奇异的运动种类,是最极端的滑雪杂技项目。在他的领导下,准备征服前所未有新运动高峰的爱好者聚集了在团队。当时第一个白罗斯团队的领先者是选手弗拉基米尔•阿雷尼克。他是两届奥运会跳水的获奖者。随后他对自由式滑雪开始感兴趣。在结束此类运动项目中的事业,他在多年内担任了奥地利国家队。让他感到激励的尼古拉•科泽克继续了他的艰苦工作,在1990年,在全苏运动会中成功进行团队表演后,他成为了苏联白罗斯的荣誉培训师。1993年他率领已经拥有主权白俄罗斯的国家队,此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学生在1998年的长野奥运会上首次亮相,正好是在奥运会上首次出现自由泳10年之后。

记者:您的学生在刘杰奥运会中一连赢得了7枚奖牌。你们在什么条件下为长野奥运会做准备了?是否可以与现状相比?

科泽科:当时条件与现代情况无法相比。我们为我们首届奥运会在各种运动基地训练了,这些运动基地与自由式滑雪有略微的关系:蹦床大厅,杂技轨道。为了以某种方式模拟跳台滑雪,我们只好采取超群的机灵。原来我们得到成功,我们与德米特里•达辛斯基获得了铜牌。坦白地说,我们就梦想过获得奥运会的奖牌,但是我们以为,机会很少。不过我们得到了成功。这就是运动。

阿拉·粗佩尔在白罗斯公开跳水锦标赛中
阿拉·粗佩尔在白罗斯公开跳水锦标赛中

记者:四年伊欧,在盐湖城奥运会中,德米特里•达辛斯基是最有希望得第一的运动员。不过阿列克谢•格里辛上台领奖了。

尼古拉•科泽科:当然,我们积累了经验,而且在2002年我们希望过得到更大成功。在奥运会14天前,达辛斯基打破锁骨了。大家都确信迪马不会跳。 但是,他拿出了一个特殊的牌,即使在这种状态下,他还是第七名。不过阿列克谢•格里辛获得了白罗斯自由式滑雪中的第二枚奥运会铜牌。运动真是无法预料的。

记者:德米特里•达辛斯基终究回到奥运会台座, 而在2006年他获得了都灵奥运会的银牌。迪玛能否在本届和下一届奥运会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尼古拉•科泽科:根据自由泳专家的普遍看法,德米特里•达辛斯基是都灵最强的人,但金是给了中国运动员。当时那是德米特里体育事业的顶峰。然后,在温哥华和索契,他有尊严地表演,但不知何故,好像是惯性一样。同时,阿列克谢•格里辛在盐湖城澳娱辉中积累了了经验,信心和胜利兴奋。

记者:这一切促进了赢得2010年温哥华奥运会的金牌。胜利是如何实现的?

科泽科:登顶之路非常困难。这些比赛是在最激烈的斗争和极为紧张的气氛中举行的。尽管如此,阿列克谢还是顶住了原先没有做的跳高:三次翻身,四个翻领,在最后一个翻筋斗中(第三翻)进行了两次翻身,并获得了胜利。这是我们的秘密准备,我们就取得了胜利。

记者:气候成功的2014年索契奥运会举行了。安东•库甚尼尔和阿拉•粗佩尔成为了冠军,这真是完全胜利。当时您感到什么?

科泽科:确实是一次胜利!我们赢得了所有的金牌!真是好运和胜利的时刻!但是这只是片刻,然后我们继续了训练的工作日。没有这些工作日,就不会有辉煌的成功。运动生活就是这样。

阿拉·粗佩尔在白罗斯公开跳水锦标赛中
阿拉·粗佩尔在白罗斯公开跳水锦标赛中

记者:在索契的胜利之后,您如何激励自己和运动员为2018年平唱奥运会做准备?毕竟,因为一切都已实现,就个人而言,您可能会失去以前的保险丝,注意力。

科泽科:当时我们就狂热起来了:我们能否再次得到同样的成功, 能否再次成为最佳的选手?现在我深信,要不是裁判团的“绊儿”,这是可能的。直到现在,每个人都还记得真正的领袖安东•库甚尼尔是如何被无耻地淘汰出决赛的。真可惜,但是,我再说一个平常的词组-这就是运动。然而我们终究赢得了金牌:新星安娜•古西科娃闪过了。她赢得了奥运会的金牌。

安东·库甚尼尔在白罗斯公开跳水锦标赛中
安东·库甚尼尔在白罗斯公开跳水锦标赛中

记者:新生奥运冠军已经属于下一代运动员。除了安娜之外,谁在2022年北京澳娱上可以跳过所有选手的脑袋?

科泽科:除了新一代的她,我建议您仔细看看亚历山德拉•洛马诺夫斯卡娅,斯塔尼斯拉夫•格拉德琴科和帕维尔•迪克。 这些都是雄心勃勃,充满激情和热情的运动员。 我希望他们能够与竞争对手竞争,并继续白罗斯自由式艺术家的奖牌传统。

记者:回顾70年的高峰,您能说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在创意和教练方面都取得了成功吗? 尼古拉•科泽科是否有值得接任的继任者?

科泽科:我很高兴能够实现自己的创意计划,我与同事,白罗斯体育领袖以及我对我国体育态度的普遍氛围感到幸运。 这也适用于我准备进行有价值且合格的轮班的愿望,将来有可能将其委托给团队。

马克西姆·古斯季克在中国世界自由式滑雪杯第一阶段中
马克西姆·古斯季克在中国世界自由式滑雪杯第一阶段中

记者:您对过去几年白罗斯体育的发展有何看法?

科泽科:体育与我们一起发展非常积极。 你们沿着胜利者大道漫步,您就会看到本国体育设施建设的整个演变过程:从旧有的体育馆和劳工储备馆的第一批体育设施之一,到宏伟的明斯克竞技场和艺术体操宫。 如果我们谈论整个国家,那么变化以及包括体育在内的所有领域的变化都是巨大的,最主要的是要本着同样的精神继续前进!

记者:伊戈尔•霍达谢维奇,

白通社。

订阅我们: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