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关于白罗斯总统和新闻秘书的工作- 埃斯蒙特分享职业秘诀

社会/体育 2019-03-14 | 15:53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

白通社明斯克3月14日电 白通社报道,3月7日白罗斯总统的新闻秘书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在“ONT”频道“马尔科夫。 大公无我”电视节目上仔细而开诚布公地讲她与白罗斯总统工作的一些细节, 他的要求以及分享了一些职业秘诀 。

关于个人好感和正式沟通方式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回答关于她被任为新闻秘书后如何能够从个人的东西中抽象出来而与同事和认识的人沟通这一问题时, 她指出表演专业中有“提出的状况”这项概念。 新闻秘书说出:“对一个演员深入领会所扮演的状况几户意味着成功的秘诀。 唯有如此, 他会看起来有机。 您说的转移只是瞬间发生的。 个人的留下个人的,工作是工作”。

关于最可怕的梦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讲述, 新闻秘书最可怕的梦和电视主持人最可怕的梦是类似的东西。 她表示:“这真不是一个无稽之谈。电视节目主持人有这样的梦想。 我一直梦想着我迟到了。说到我的恶梦, 例如,在“与总统大谈话”类似的活动之前, 我能做关于这些职业方面的梦想。 如此活动前, 我经常梦想着活动时屏幕突然变成空白或者麦克风不工作, 混乱开始了等 ”。

不过她认为这样梦想有积极的方面并让你集中精力。 娜塔利娅•埃斯蒙特指出:“做这样梦想以后, 我再次完全地检查一切”。

谈到恐惧的题目, 她讲述一个她被任命新闻秘书那日期间会见总统的故事。 她说:“最终, 像所有, 我要说几句话了。 我指出了责任等级而感谢了他的信任。 后来我像个女人表达, 我有点害怕。 总统转了向我一边而说了“你没有时间害怕, 你要开始工作”。

关于总统个人量表和产生想法

新闻秘书强调:“我在总统办公厅工作。 您理解得清楚, 这是政治总部。直截了当地说,在总统办公厅各员工应该与总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这个别无选择”。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也注意到一个更全球化的方面 - 人格的规模和国家元首的思想规模。 她说:“每天总统都提出你昨天无法想象的任务和问题是。例如,即使是在独立宫组织新年球或者在国家队和迪纳摩明斯克之间举办最近的曲棍球运动系列赛的想法也属于亚历山大•卢卡申科。

新闻秘书补充说:“很少有人能想象有多少想法来自领导人。很难,甚至,可能,不可能更接近这一层次的创意。我们最好能够定性地实施它们”。

关于谨慎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表示:“我很谨慎。 怎么总统的新闻秘书能不谨慎呢?我必须表现谨慎, 因为我意识到, 我说的每句话和每个木目光会受到讨论。 我理解, 我被与来自其他国家的同时进行比较。 这真是美关系。这是正常的。 不过每个情况, 每个具体的企业或者部门中有自己的现实, 而且你必须符合它们”。

她讲述, 她看过各种专业文学而找到了对亲身工作一个适合的样式:“领导人在公开方面中越积极, 新闻秘书在这个方面中月轻松, 反之亦然”。

娜塔利娅•埃斯蒙特宣布:“我们总统很积极。您看,他总是在生活各个领域各个重要问题中完全正确地着重强调。 我经常不需要补充解释还是评论一些方面。 如有必要, 我当然做这个。 不过总统自己优秀地处理一切。 但是这不意味着我没有工作”。

关于假新闻

主持人好奇地问, 她关于对媒体中假新闻和谣言如何反应有什么意见。 她说:“最好不要对这样谣言反应或者评论,加强论点,额外的基础”。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强调:“这个方面没有普遍的处理方式。 不燃料谣言完全是对的。 您看,谣言正的像雪球一样成长, 有时候它只是一些废话。 当然,我并不想对这一切反应, 但是, 如果谣言涉及到一些政治方面,健康,家庭等, 我不可不反应。 这里只有几个字:此路不通”。

关于“大谈话”

其中一个问题涉及到在“与总统一次大谈话”类似大规模活动前的筹备工作和其幕后的工作。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宣布:“无论有些媒体宣布我们挑选问题和题目, 我们却不做这个。 这是不可能的。 假设我试图挑选一些题目和问题,那么总统肯定会特别严格地惩办我”。

她强调, 任何公平的人不会以为, 该谈话有一些执导的。 新闻秘书肯定:“就个人而言, 如果有脚本, 我会感到容易得多。 但是这样的情况在我们的现实中简直是不可能的。 我没知道, 国家中央媒体的记者会问如何问题, 且不说反对派的记者”。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说法:“互联网上发生了异常冲突。有人争辩说,反对派记者应该问一个关于某些事情的问题,但他们没有。而且根本就有某种斗争,本来应该是谁,谁不应该......一位记者在场,相当被动地花了七个半小时,听得很认真,回答得很好,但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给我一个信号。现在,他以惊人的方式说,并写道,他给了我信号,但我没有给他机会说话,但就这个问题他计划问了..... ”

她说,记者被邀请参加此类活动主要来自可读的出版物,这些出版物在社会中具有国家和非国家的权威。 当然,外国媒体和专家代表的参与总是受到欢迎。

新闻秘书说:“为了进行对话,需要一系列意见。人们(支持者或反对者)自己听取是非常重要的。直接接触很重要”。

 

关于独裁政体

节目主持人指出,来自独立媒体的同事有机会绝对提出任何问题,甚至试图打断总统。他问道:“独裁统治在哪里?”

新闻秘书说:“如今独裁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词。它的解释不同......这是我经常想到的一种不寻常的倾向。毕竟,我们真的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使用这个词。讽刺性的色彩。有时在我看来,今天,在2019年,独裁统治这个词有时候会带来一些积极的含义”。

娜塔利娅•埃斯蒙特说:“我们看到国外发生的事情 - 混乱,有时是混乱。有时在我看来很快就会有世界上对独裁统治的要求。由于我们目前的理解中的独裁统治,首先,我们看到我的思想,秩序,纪律,以及绝对正常和平的生活”。

关于准备国家元首的演讲

白罗斯总统经常说的不是提前准备的演讲,但相关材料正在为这些事件做准备。该女发言人说:“每一次演讲都经过最严峻的考验,首先是在总统府,然后是国家元首。这里对我们来说没有区别:我们正在为一些当前的,非常具体的经济会议准备论文,对某些社会问题或这是一场大型演出”。

她强调,为任何活动做准备的责任是完全相同的:“我们真的重写并编辑演讲很多次。我们集体工作,我们有一群专家,我们参与为最重要的事件撰写最重要的论文” 。

娜塔利娅•埃斯蒙特说:“最有趣的时刻,演讲的片段就是国家元首从自己说话的时候。对我们来说至少要接近这种风格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最困难的材料来说,现在总统向人民和国民议会咨文正在准备中”。

关于好感

一位发言人认为,国家元首对所有问题的漠不关心来自于他的童年:“当一个人经历过很多事情时,对任何事情都不会有冷漠的态度。只有无尽的愿望才能做得更好。”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告诉她,当国家元首谈论一些童年时刻,记忆时,她恰巧是一个见证人。 她指出:“他们有很多东西 - 房子,母亲,工作非常努力,困难的条件,幸运的是,我们今天真的无法理解 - 地下,一个绝对简单的环境。当一个人经历了不同的事情,它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记正如你所说,有责任是”。

据新闻秘书称,国家元首仍然负有个人责任,因为他是白罗斯第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的第一任总统。

关于政治技术和公关

正如该计划的东道主指出的那样,有时在国外的政治技术上花费了数千万美元,但白罗斯国家的领导人并没有采用这种工具。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提出了一个反问题:“世界上至少有一个人甚至可以说我们的总统需要政治战略家或政治技术吗?”

她指出,记者曾一度写过演员傑哈·德巴狄厄,史蒂芬·席格来到白罗斯公关总裁的目的。然而,新闻秘书保证,事实并非如此,例如,德帕迪约本人长期以来一直要求与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会面。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强调:“儿子,割草,砍木头 - 这就是总统的生活。总统一般将公关视为一种非常消极的现象。他把他视为完全人为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喜欢新闻界“秘书,没有必要发明一些额外的东西,因为总统的生活是以不需要公关的方式建立起来的” 。

关于采访计划

这些问题涉及到与所选的特定出版物和对话者总统的独家采访要求如何名单。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强调:“总统已准备好与任何人交谈。总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绝对是准确的。总统听到另一个,虽然是反对意见,批评,但当然是建设性的观点,这一点非常重要。”

她表示,卢卡申科在一般有趣的与对手说话的意见,并指出从各种外国媒体在白罗斯领导人的人极大的兴趣。

新闻秘书说:“我有一些非常有趣的要求。它们涵盖了各种各样的细分市场。包括现在正在讨论的互联网。这完全是一种互联网访谈形式。而且我知道这将是有趣和共鸣的。我可以今天要说我们会在不久的将来尝试惊喜并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关于总统的指示和与请求工作

娜塔丽娅•埃斯蒙特:“关于履行总统命令的一切,我会毫不夸张地说,对总统办公厅来说是神圣的。总统的命令是严格执行的,毫无疑问。监督这些命令的实施也是如此。有许多上诉。总统下令分析一切,字面意思在每个具体情况下,以非常详细的方式理解并反映我们的主要政策文件中的所有这些 - 信息”。

据她说,如今总统办公厅主席已经给出了所有指示。就在前一天晚上,这是在与政府资产的大型会议上讨论的。新闻秘书保证:“所有上诉都是系统化的,分发指示,然后转到总统府的有关部门。如有必要,将指示发送到外地或部门。总统。我们只收到了贝尔塔的两千个上诉。还有其他问题。我们可以保证不会有任何一个没有注意”。

打印版
专栏新闻 社会/体育
最新新闻
白罗斯研究院在中国成立
昨天 16:17 社会/体育
白罗斯自卸车进入印度市场
昨天 15:33 科技/经济
全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