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Friday, 12 July 2024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社会/体育
2024 四月 26, 16:16

 切尔诺贝利一击让白俄罗斯人团结起来:在斯拉夫戈罗德缅怀切尔诺贝利事故遇难者

白通社斯拉夫戈罗德4 月 26 日电 白通社报道。在斯拉夫戈罗德举行了缅怀切尔诺贝利悲剧遇难者的活动。在切尔诺贝利事故 38 周年纪念日当天,在 "被埋葬村庄纪念巷 "举行了有行政部门和公众代表参加的悼念集会。

莫吉廖夫州执行委员会主席阿纳托利·伊萨琴科说:"1986 年 4 月 26 日是白俄罗斯历史上最悲惨的日子之一。辐射污染影响了莫吉廖夫州东南部的大部分地区。在和平时期,我们体会到了失去故土的痛苦。一个小镇的名字--切尔诺贝利--成了一个绰号,"禁区 "这个可怕的概念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消除灾难后果需要动员前所未有的力量和手段。切尔诺贝利罢工使白俄罗斯人团结起来,努力保护受灾地区。我要感谢那些将世界从致命威胁中拯救出来的人们,感谢那些现在正在完成克服事故后果的艰巨任务的人们"。

据阿纳托利·伊萨琴科称,如今辐射污染超标的居民点数量正在减少,该地区东南部各区正在积极发展。

他接着说:"人们在这里生活,家庭在这里建立,孩子在这里出生。毫无疑问,这是我国总统的功劳,多亏了他的立场,受影响地区才没有被封锁起来。我们已经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逐公顷归还这些土地。我想提醒大家,国家每五年都会拨款 20 多亿白俄卢布来解决切尔诺贝利问题。在过去的三年里,莫吉廖夫州已拨款 2 亿多文莱元,用于实施支持灾区的国家计划。今年计划拨款约 8 500 万白俄卢布"。

当地居民和灾难后果清算人米哈伊尔·拉祖莫夫是 1986 年悲剧事件的直接参与者。当时他将近 30 岁,担任护照办公室主任。他说,他是在当天提前结束的 "五一 "集会上得知切尔诺贝利悲剧的。

他回忆说:"我们被派往与罗加乔夫区交界的雷克塔村,那里设立了一个消除污染哨所。我们在这里履行职责:对从戈梅利州布拉金地区运来的放射性废料进行去污处理。1989 年底,我到了布拉金,在那里的 30 公里区域工作了两年。当时我们都很年轻,没有恐惧感--我们什么都不注意,有时甚至不穿防护服"。

清算人指出,在莫吉廖夫州,他的家乡斯拉夫戈罗德区受害最深:几乎一半的人口后来离开了该地区,以躲避辐射。他分享道,并补充说,那些年发生的事件应该被铭记:"然而,我们留在了这里生活--我们养育了我们的孩子,现在我们正在养育我们的孙子"。  

瓦列里·克拉夫佐夫是大灾难后果的清算人,内务机关的退休少校,当时是明斯克民兵学校的学员。他和其他人一起被派往切尔诺贝利地区(布拉金、霍伊尼基和科马拉区)的一个联合营。他们下达了集合的命令,给他穿上了灰色制服,把他送上了一辆大巴,并把他带到了那里。起初,那里连基本的生活设施都没有--例如,他们自己做了淋浴。学员们的任务是确保个人和国家财产安全、防止抢劫、保护公共秩序以及帮助被驱逐者。违反者将被拘留并移交给特遣部队。

瓦列里·克拉夫佐夫强调说:"当时并没有强烈的恐慌,但很多人都不想离开,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事故后果的严重性--这一切会对他们的健康和未来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在我们这些学员和非常年轻的小伙子中,没有人胆怯,没有人害怕。今天,生活还在继续:38 年过去了,感谢上帝,我们还活着。当然,我们的健康状况稍有不佳,但我们还能应付。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悲惨经历将白俄罗斯人民团结在一起--人们并没有被这场悲剧抛弃:我国政府和国家领导人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支持受灾地区--人们得到了重新安置、新的住房和就业。现在,我们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人,引导他们爱护白俄罗斯共和国,不要忘记发生在我们土地上的悲剧"。

切尔诺贝利爆炸后,斯拉夫戈罗德区成为莫吉廖夫州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由于放射性核素污染严重,数千人流离失所,数百公顷肥沃的土地被闲置。在重新安置过程中,有 25 个居民点不复存在,3 个村委会和 4 个农业组织被解散。事故给该地区造成的这些后果是痛苦的、大规模的,但由于政府的大力支持,这些后果得以最大限度地减轻和克服。

第 235 号总统令 "关于莫吉廖夫州东南部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 "和第 177 号总统令 "关于莫吉廖夫州东南部地区的发展措施 "规定为受影响地区的发展划拨额外资金,包括为住房建设提供优惠贷款和支持创业倡议。这种关注的增加使受影响地区在处理切尔诺贝利事故后果的问题上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从恢复走向发展。如今,该地区经济增长的目标是提高企业利润和居民收入,吸引投资和国际合作。

订阅我们: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