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Thursday, 13 June 2024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社会/体育
2024 三月 19, 15:24

 加加林的制服上衣、第一颗人造卫星和轨道飞船:在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博物馆可以看到哪些展品

白通社明斯克3月19日电 白通社报道。还有几天,白俄罗斯人玛丽娜·瓦西里耶夫斯卡娅将作为第 21 次远征的乘员前往国际空间站。今天,玛琳娜·瓦西里耶夫斯卡娅和宇航员奥列格·诺维茨基与白俄罗斯总统取得了联系,总统与参加太空飞行的人员进行了交谈,并邀请他们在返回地球后去看望她。与此同时,在拜科努尔工作的白俄罗斯记者参观了航天发射场值得纪念的地方。在第二个发射日,白通社记者参观了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博物馆的展品,登上了轨道飞船,并参观了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和设计师谢尔盖·科罗廖夫的故居,这些故居都保持着原始风貌。

博物馆参观者有机会登上 《暴风雪》轨道飞船

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博物馆就坐落在航天发射场内,距离著名的 1 号发射场(即所谓的加加林发射场)仅三公里之遥。博物馆的入口处摆放着第一位进入太空的人的半身雕像(柳别列茨基工艺学校学生赠送的礼物)。

在博物馆的领土上,有各种各样的空间技术。这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具有规模和未来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展品是《暴风雪》轨道飞船。事实上,这是一艘可重复使用的载人飞船。《暴风雪》号可以将质量大、体积大的货物送入轨道并返回地球,还可以在轨道飞行中进行操作。博物馆的参观者有机会爬上飞船,从内部对其进行检查。您甚至可以登上控制舱,查看控制台上的大量按钮、杠杆、传感器和指示灯。




当然,《暴风雪》号远不是博物馆内唯一能看到的装备。这里还有一枚防空综合体导弹,它曾在1961-1995 年间执行过战斗任务。附近还有航天发射场工作人员在不同时期驾驶过的汽车--苏联《嘎斯-69》越野客车、《嘎斯-21》客车和其他稀有汽车。

传奇的人造《卫星 -1 》的复制品和航天发射场模型  

博物馆本身也同样有趣,展品之多令人难以想象:档案照片、航天设备模型、宇航服、剪报。进入博物馆,在这些发动机、制动器、接收器和球形卫星中,人们仿佛置身于前苏联时代的奇幻电影中。





说到卫星,在最大的博物馆展厅里,在临时搭建的星空背景下,您可以看到传说中的人造《卫星- 1》的复制品,它于 1957 年由苏联发射进入轨道,开启了人类的太空时代。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的模型就在这颗卫星的复制品下面。





"非常感谢你们的互相支援的精神!"

在博物馆一楼,您可以看到更多的照片,而且不仅仅是档案照片。这里已经有一张第 21 次国际空间站远征主要机组人员的照片,照片上是俄罗斯宇航局宇航员奥列格·诺维茨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员特雷西·戴森和白俄罗斯同胞玛琳娜·瓦西里耶夫斯卡娅穿着宇航服的样子。旁边是由俄罗斯宇航局宇航员伊万·瓦格纳、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唐纳德·佩蒂特和白俄罗斯人阿纳斯塔西娅·连科娃组成的后备乘员组的照片。


最近,主机组人员和后备机组人员都参观了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博物馆,并在贵宾簿上留了言。这本纪念册由博物馆馆长保管,他允许我们看一看来访的考察队员们都写了些什么。


这是联盟 MS-25 载人运输飞船机组人员留下的字条: "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航天发射场博物馆!按照传统,机组人员在发射前都要参观博物馆......这是多么具有象征意义啊!多亏了你们保持的传统,我们作为国际机组人员的一员,怀着美好的心情和感激之情完成了任务。非常感谢你们给我们带来的互相支援的精神。"

玛琳娜·瓦西里耶夫斯卡娅对尤里·加加林的故居印象深刻

航天员还有一个必修的传统--参观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和设计师谢尔盖·科罗廖夫的故居。第一位太空征服者在飞行前的夜晚是在一栋只有几个房间、装修简朴的单层房子里度过的。对于未来的太空征服者来说,这是一种仪式:熟悉环境,在尤里·加加林的房间里待上一段时间,试着想象第一位宇航员在飞向未知太空之前的想法。奥列格·诺维茨基已经去过加加林的舱室,而玛琳娜·瓦西里耶夫斯卡娅则是第一次参观第一位宇航员的舱室,她表示印象非常深刻。




与尤里·加加林一起,他的替身格尔曼·季托夫也住在舱内。直到 1964 年,每个苏联航天员都住在这里。小屋的第一个房间住着医护人员,宇航员在整个飞行前夜都处于观察之下。为此安装了带连接传感器的特殊床铺。接下来是宇航员的房间。在尤里·加加林的床边保存着他的上尉外衣。在一次成功的太空行走后,尤里·加加林晋升为少校。宇航员培训中心第一任负责人的房间也在舱内找到了一席之地。1964 年后,宇航员开始住在宇航员宾馆。第21次国际空间站考察的宇航员们现在就住在这里。


在谢尔盖·科罗廖夫的舱室里,陈设也同样简朴。一间书房、一间卧室和一间用于开会的小房间。这里没有餐厅或厨房--这位著名的苏联设计师和他的访客都从当地食堂领取食物。谢尔盖-科罗廖夫一直住在这所房子里,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天。虽然这位设计师是一位科学工作者,但他也有很多迷信。也许正是他开创了宇航员至今仍在坚持的许多传统。




订阅我们: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