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Tuesday, 5 July 2022
明斯克 晴朗 +19°C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社会/体育
2022 六月 16, 12:56

“对我来说,这一切都始于‘广场革命'—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申诉专员谈保护其公民权利的决定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申诉专员 达丽娅·莫罗佐娃 白通社视频截图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申诉专员 达丽娅·莫罗佐娃 白通社视频截图

白通社顿涅茨克6 月 16 日电(记者安德烈·沃洛派) 白通社报道。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申诉专员 达丽娅·莫罗佐娃告诉记者,保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公民权利的决定是在“广场革命”之后做出的。

达丽亚·莫罗佐娃讲述了她的故事:“我来自马克耶夫卡。战争爆发时,我才 25 岁。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从 ‘广场革命'开始的。我看到了这些欺负金雕特警队 的最残酷的镜头。在那之后,很明显这不会在基辅结束,将来到我们的土地上。然后决定取消俄语的区域地位,大量人参加了 2014 年 3 月至 2014 年 4 月的集会。我们想要因此上台的政客一次非法政变,以便能够与顿巴斯的居民交谈并听到他们的声音。然而却把顿巴斯宣布为‘反恐行动'。我参加了集会,之后我开始交换战俘,接受难民,原则上,捍卫我们公民的权利”。

她指出,最初交换战俘是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达丽亚·莫罗佐娃说:“2014年,有乌克兰方面的谈判代表和志愿者。在明斯克备忘录之后,我们能够就第一次正式交流达成一致。乌克兰派出了特别谈判代表,我们与他们交换了名单,并在必要时进行了交流。不幸的是, 2017年,乌克兰完全封锁了这一进程,并将其政治化。此后,只有在对乌克兰方面有利时,才开始进行交流”。

在她看来,乌克兰政客绝对是恬不知耻的下流人,在明斯克谈判的七年中没有以本国公民的任何利益为导向。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申诉专员总结道:“他们不想结束战争,也不打算和我们谈判。有一种感觉,越来越没头脑的人被派到明斯克。当我说一个孕妇在子宫里死去时,谈判人员说: ‘感谢上帝,顿巴斯的孩子正在死去,这是件好事。'这是人道主义分组。您认为能和这样的人达成协议吗?他们给他们的总统带来了什么决定?最初,他们并不打算和我们对话,这些年来一直回避对话”。

订阅我们: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