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Tuesday, 11 May 2021
明斯克 0°C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社会/体育
2021 四月 12, 12:53

评论: “我们把加加林看成是上帝!”—— 与第一位宇航员会面的回忆

我们的长期读者瓦连京娜·索洛韦伊是60年前在莫斯科接待世界上第一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的人之一。她回忆起命运是如何使她于1961年4月14日到达红场,以及如何以自己的方式,间接地“接触”了那次历史性的太空飞行。

4月12日星期三。全民欢乐

1961年,我毕业于皮亚季戈尔斯克国立药学院。从1月到5月是我们的实习时间,实习之后是国家考试、毕业论文答辩和回国分配工作。毕竟,我们白罗斯人是作为国家干部来学习的(维捷布斯克医学院于1959年开设了药学系)。

我们被分配到俄罗斯、乌克兰和白罗斯的不同城市进行实习。我被派往莫斯科。欢乐无止境。

有一天早上我们准备去实习。突然,走廊里热闹了,有人惊讶感叹……大家都跑到红角落看电视。当天是1961年4月12日,周三。传播着人类太空飞行消息!宇航员是我们的同胞,是苏联人!加加林·尤里·阿列克谢耶维奇。电视上展示了他的肖像——黑白图像。我们睁大眼睛看成是上帝!谦虚的、严肃的、27岁……

当然,我们这些女孩马上就跑去买报纸。还买了带有尤里肖像的贺卡。价格——1科比,发行量——一百万张!到了下午,大家都赶到了红场:那里有一群带着海报的年轻人。音乐、舞蹈、歌曲、标语牌、全民欢乐直到深夜!晚上很晚的时候,我们回到了宿舍,我们在那里只谈论了尤里、他的父母、他的两个小女儿列诺奇卡和加洛奇卡……简而言之,我们的家就像一只蜂房一样嗡嗡作响几乎一直到早晨。

4月13日。自1945年起,全民都没有那么欢乐

第二天,即13日,宣布将于14日举行接待加加林的一次隆重会议,然后将在红场上举行一次大会和一次游行。我们当天就去了市中心。红场上又是“布朗运动”、 谈话。我们决定不离开这里,就在这里过夜,而14号参加大会。而来到红场的人越来越多。莫斯科人说,他们从1945年5月9日起就想不起全国人民如此欢欣鼓舞。

然而,秩序就是秩序。警察是这样做的:在该广场上排成两排或三排,从陵墓到国家百货商店,开始逐渐向左右推挤人群,从而腾出空间。所有成千上万的人被迫回家。

4月14日。 见到宇航员,拍拍照

14号早上,我们又去了市中心:人山人海,我们都拥挤在马涅日广场上。我们听了大会的扩音器播音,等了很久……终于开始了工人队伍的移动。他们还没有到展览中心就按地区和机构排成排。我们意识到了,莫斯科人是很有条理的人:他们不接受任何外来人加入他们的队伍。

该怎么办?大家都很想见到加加林!最后,我们都彼此看不见了,仅由于此,我们才得以参加想要的游行。我带着一台SMENA相机,我设法插入了一排,穿过了广场,看到了加加林,甚至拍了一些照片……

下午5点左右,组织者很清楚:所有到达的人,直到晚上,都来不及穿过广场,因此,游行结束了。那些没来得及插入排的人都很沮丧,甚至哭。陵墓的看台上空无一人,而青年人继续欢声笑语,唱歌跳舞。我们为我们的祖国感到无比自豪,因为我们是太空中的第一个!深晚放了盛大烟花。到了夜间,才开始散开,在地铁中排起长队。甚至怕插入挤着站的那一大批人。我们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走着……到处都是熟练地指挥着人流的警察。终于到了地铁站的门口,车厢里是微笑地拥挤在一起的乘客。毕竟是节日!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这样的大事在人生中只发生一次。

太空永远是我命运中的一个特殊的话题。我收集了关于加加林和其他宇航员的书。我们对我们的白罗斯人感到特别骄傲:克利穆克、科瓦连科和诺维茨基。

尤里·加加林的青铜半身像雕塑将于航天日在布列斯特地区托马绍夫卡农业村镇开放。该农业村镇是第一位白罗斯宇航员、两次苏联英雄彼得·克利穆克的家乡。

瓦连京娜·索洛韦伊,

《七日报》。

订阅我们: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