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Sunday, 26 May 2024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总统
2024 三月 15, 17:27

卢卡申科:宪法已成为我们的指导方针,真正的国家文件 


白通社明斯克3月15日电 白通社报道。 白俄罗斯宪法已成为真正的人民建国文件。据白俄罗斯通讯社报道,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3月15日在纪念白俄罗斯宪法颁布30周年的会议上如是说。

宪法法院法官、为建立主权白俄罗斯做出贡献的人士、政党和社会组织代表、议员、科学家应邀参加了在独立宫举行的大型活动。此次会议的召开恰逢一个重要的日子--30 年前的这一天,白俄罗斯主权和政治独立的现代历史进入 了一个新阶段,国家和社会发展的根本法律基础由此奠定。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在会上说:"想想吧:30 年前。在世界和人类历史上,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但对于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建设祖国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完整的生命。这一生错综复杂、矛盾重重,有时甚至濒临崩溃,但无疑是有趣的,最重要的是,这一生都献给了我们挚爱的祖国。这样一来,《白俄罗斯宪法》就成了我们的参照系,一份真正的人民建国文件,这一点在全民公决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我们有话要说,有话要对那些一直在成长、今天站在我们身边、共同承担白俄罗斯未来责任的人们说"。

与会者包括来自不同时代和不同活动领域的代表。在不同的年代,他们每个人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主权白俄罗斯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宪法的制定和完善,参与了宪法条款在国家和公共生活各个领域的实施。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在我们身后有成千上万的人,他们同样是这一进程的积极参与者"。 

白俄罗斯人是一个成熟的民族,这一点毋庸置疑 

总统说,与《基本法》一起,一代现代白俄罗斯人登上了国家形成的历史舞台。但与此同时,这份最重要的文件并非诞生在贫瘠空洞的土地上。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说:"我珍视历史的连续性,我一直说,没有传统就没有民族,就没有国家。这就是民族历史的延续和文化准则的保护问题。这是我们与前人和后人的神圣联系问题"。

总统说道:"白俄罗斯可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但白俄罗斯人是一个绝对成熟的民族。这一地位不容质疑。就像我们的宪法体现了许多时代的成就一样"。 

一方面,这份文件实际上与白俄罗斯主权国同龄。另一方面,它也是数百年来白俄罗斯法律传统发展和国家建设经验的结晶。因此,《基本法》30 周年纪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分析所走过的道路,尤其是在人类正处于全球时代变革的门槛上的今天,以及三分之一世纪之前。

关于构成白俄罗斯人民族自觉的历史事实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深信,在现阶段,不仅要了解、理解,而且要清楚地说出作为白俄罗斯人民族自我意识一部分的历史事实,这一点极其重要:"不断地为我们自己和那些追随我们的人重复这些事实"。他说,这样的事实有很多,而且都很重要。总统在会议发言中谈到了其中一些事实。

其中特别提到了 "波洛茨克维彻"的传统,当然,其中一部分已写入《白俄罗斯基本法》。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一传统似乎并不是最民主的。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提醒说:"只有男人参加人民大会,但他们是最广大人民的代表。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他们决定谁来统治、与谁贸易、与谁战斗。用现代术语来说,战略发展的最重要决定都是在维切做出的--不是按照一个人、一个王子的意志,而是经过居民的同意"。

白俄罗斯已经建立了一种机制,不允许当局脱离人民。我们在说什么?

国家元首指出,古代的市民大会与全白俄罗斯人民议会之间存在历史相似性。现在,宪法赋予了全白俄罗斯人民大会代表与当时类似的权力。白俄罗斯领导人说: "我们也是在人民同意的情况下这样做的--以绝对多数票通过。事实上,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种机制,使当局今后无法脱离人民"。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说:"我们在宪法中设置了反对所谓精英主义的屏障,自我们的祖先被立陶宛和波兰精英统治时起,白俄罗斯人就在基因层面上反对精英主义,因为他们已经丧失了国家治理的传统"。

立陶宛大公国、波兰立陶宛联邦和俄罗斯帝国时期,白俄罗斯法律传统中留下的痕迹

据国家元首称,《立陶宛大公国法典》在那个时期是进步的,并对所有欧洲国家的立法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他说:"但这些文件在历史上一直是反映富人和贵族利益的法律,进一步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当然,不是在形式上,而是在事实上"。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别提《波兰立陶宛联邦宪法》了。原则上,该宪法没有保障我们人民权利的地方。而且我们的土地属于俄罗斯帝国的时期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任何严重的印记”。
 
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中的社会公正原则

总统认为,重要的是要牢记,从意识形态和概念上讲,主权白俄罗斯的《宪法》是《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的继承者--一部革命性的、进步的,最重要的是,公正的文件。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说:"然后,1919 年,世界历史上第一次承认本土的自然财富是整个民族的财产。苏联宪法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宣布人剥削人为非法,从而不分民族血统、社会地位和宗教信仰,保护人民的生命和尊严。这就是社会公正原则,它得到了所有苏维埃宪法的支持,我们将其作为我们生活中的基本原则加以维护"。

白俄罗斯是如何从开始建立垂直管理体制的?不是一蹴而就,不是没有感情,也不是没有外部干涉的企图

当然,演讲中也谈到了最高苏维埃通过的 1994 年《宪法》,在这方面不能不提到借鉴先进国家的经验。总统说:"请记住,当时我们一般都是跟着世界先进国家跑,模仿他们。几十年后,我们意识到,我们不需要追随他们,我们看到了这些国家的真实面目,看到了他们真正的 "民主"。只有瞎子才看不到这一点"。

民主制度最重要的特征,如三权分立、国家机构活动的合法性、实现人权和自由的额外保障,都在当时的《白俄罗斯宪法》文本中得到了体现。成立宪法法院的目的是对规范性法案的合宪性进行监督。捍卫宪法秩序成为政治制度中最重要的因素。

国家元首补充道:《基本法》颁布后,一个平衡、高效的垂直管理体制几乎从零开始。并非一蹴而就。不是没有感情的。也不是没有外国 "帮手 "试图控制这一进程。今天,如果我们谈论宪法,我们看到的是一份反映我们国家利益的文件。但这只是今天"。

在座的许多人肯定还记得 1994 年《宪法》的起草和讨论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在街头和权力机构中发生了什么,在权力机构中还发生了争夺部长职位的斗争。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回忆说:"想想看:议会制共和国还不是一个国家。也就是说,还没有国家发展的意识形态,还没有确定国家发展的目标。没有治理体系。各种结构之间的互动机制尚未形成。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国家实际上是由包括我在内的 360 名议员管理的。我从内部看到了这一点。这些民选官员中很少有人真正关心生产厂家的员工已经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而商店的货架上空空如也的事实"。

国家元首强道:"与此同时,虽然白俄罗斯人口极度贫困,但我们拥有自然资源和巨大的生产潜力。西方资本而不是我们的资本为这些财富的私有化创造了便利条件:当时国家一片混乱,白俄罗斯人还没有时间思考国家利益和主权的本质。几乎没有人在思考这些问题:有些人在思考如何养活自己的孩子,有些人在思考如何保住工作和职位"。

他说:"我们还有什么机会来维护我们的文化、经济和政治主体性?这是一个反问句"。然而,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总统并没有继续谈论那个艰难历史时期的特殊性:"我不会谈论细节。正如人们所说,你们中的许多人都目睹了这一切,你们经历过,你们能理解"。

人民做出了支持强有力政府的选择

在谈到现代白俄罗斯的形成时期时,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再次表达了对白俄罗斯人民的感激之情,"他们相信我们这些浪漫主义者,在全民公决中支持我们,并最终阻止了为我们准备的民族和国家永久毁灭的局面。

人民所做的决定反映了这一历史时刻的全部本质,它涵盖了三分之一个世纪。国家元首认为:"这一历史进程也反映了白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本质--明智、负责任、有远见"。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主席提出了一些反问,其答案显而易见:"我们在采用宪法建设的最佳做法并通过我们祖先的历史经验对其进行折射时,在哪些方面做错了?在捍卫我们的历史、价值观、传统和历史记忆方面,我们又做错了什么"?他认为,所有变革都来自生活,由时间决定。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说:"我们一直在征求人民的意见。人民通过全民公决和选举投票来应对国家面临的挑战。他们以绝对多数的选票做出了回应。他们尊重法律。一切都非常民主"。

他补充道:"参与其中的政客们向社会强加了一个系统性混乱和事实上无能为力的计划--一种议会共和制形式。但人民做出了选择,支持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政府"。

总统还提到有人企图以语言和种族为基础分裂国家,但白俄罗斯人民团结一致,支持两种语言的国家地位。

白俄罗斯领导人回忆说:"他们想让我们断根,诋毁苏联的过去,但人们意识到自己是英雄一代胜利者的继承者,于是又回到了伟大时代的象征。白俄罗斯人被拉入任何联盟,以打破友好和紧密的一体化关系,主要是与俄罗斯的关系,但人民不允许这样做。那些脱离东斯拉夫大家庭的人现在在哪里"?  

白俄罗斯人自己创造了自己的历史,自己制定了自己的法律,这也是他们在过去三分之一个世纪里一直承受着来自外部的信息、政治和经济压力的原因之一。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一直以来,只有国外的懒人才不称卢卡申科为独裁者和专制总统。好吧,就让他们称他为独裁者吧。重要的是我们因此而拥有了什么:未开发的国家财富、维护的主权、我们祖国的安全与和平、我们公民的繁荣增长。普通百姓的和平、安宁与祥和"。 

白俄罗斯的实际成就

至于2021-2022年对《基本法》的完善,这也是白俄罗斯人民对时代挑战的回应。国家元首强调说:"人已经看到,失去传统家庭制度、我们的道德观念、历史记忆的风险已经增加,并将这些价值观置于最高级别--《基本法》层面--的保护之下"。

当然,每个人都明白,仅仅在法律新颖性中规定保障、责任、权力等是不够的。必须将其真正付诸实践。这就是白俄罗斯正在发生的事情--30 年前承诺的一切正在兑现,因为有人可以要求和回答。

总统说,并列举了一些具体事实:"我们在宪法中规定了人人享有体面生活水准的权利。这些不是宣言,而是我们真正的政策和真正的成就"。 

- 30 年来,居民的货币收入增长了 9 倍多(与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相比),工资增长了 12 倍。国家元首说:"你们还记得苏联解体后的恶性通货膨胀吧。今天,其水平不超过 6%"。

- 居民人均居住面积增加了 1.6 倍。

- 白俄罗斯是世界上贫困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不仅在独联体国家中,在欧盟国家中也是如此。自 20 世纪 90 年代初以来,白俄罗斯已将这一指标降低了 10 倍,并大幅降低了失业率。国家元首指出:"今天,我们不再谈论失业问题。我们谈论的是劳动力不足"。

- 白俄罗斯属于人类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白俄罗斯人是公认的高智商民族。白俄罗斯领导人强调说:"所有这些数据都不是我们的,而是我们的敌人"。

- 白俄罗斯合理投资于创新和未来技术,从而提高了国民经济的竞争力。

国家建成了白俄罗斯核电站,并成功完成了白俄罗斯国家生物技术公司的第一阶段建设。掌握并大规模生产了新产品:客车、电动公交车和电动火车、无人驾驶自卸卡车。新的地铁线正在建设并不断投入运营。

国家元首继续说:"国家的公共债务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 32%。我们在财务问题上是理性的,我们不允许积累债务并将其转嫁给后代"。

白俄罗斯还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高产农业部门。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我们是世界五大乳制品出口国之一,人均肉类产量居世界前列。

白俄罗斯出口了近 65% 的白俄罗斯工业产品。

总统最后说:"主权国家白俄罗斯的这种发展态势很难与那些称我国'不够民主'的人的计划和期望相吻合。- 我们现在明白了他们眼中的民主是什么。我们还记得在西方眼中 "民主 "国家意味着什么--弱小、贫穷、屈辱,就像九十年代初那样。然后,像我们的一些邻国一样,在广场和街道上奔跑,像换手套一样更换政府,靠华盛顿....。如果我们必须在西欧政客的青睐与白俄罗斯人民的生活质量、我们的民族尊严和主权之间做出选择,那么选择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充满信心地展望未来?

在《宪法》颁布 30 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在白俄罗斯独立历史进入倒计时之际,我们有必要回顾过去,以便更加自信地迈向明天。国家元首说:"看到我们所做决定的实际和具体成果非常重要。看到未来更为重要"。

总统说道:"我们的《宪法》让我们有机会在自己的祖国有尊严地生活、发展、感到安全、实现最大胆的计划和事业。这才是一个现代民主、真正民主的国家应有的样子。最重要的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的后代能够超越这些成就和成功。我们将继续提供帮助。现在就看新的一代了"。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尽管今天困难重重、一波三折,但他有充分的理由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们在最新宪法修正案方面所做的友好工作、我们最近积极开展的竞选活动、我们对世界政治动荡和军事冲突的理智认识,都激发了我们的信心"。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我们必须一起继续就时代摆在我们面前的新任务开展更具实质性的对话。无论如何,这些任务都涉及维护我们的价值观、文化和精神优先事项,以及在新的地缘政治风险条件下确定国家发展目标。这些问题并非无关紧要,我们经常谈论这些问题。他认为,这必须在根据更新后的《宪法》组建的国民议会工作期间完成。总之,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

在本次会议上,总统希望听取与会人员对所走道路的评价以及对国家未来的看法。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这可能是一场大型对话的开始,而这场对话将在全国常委会上继续进行--这是我们历史上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决定性的时刻"。

曾在不同时期参与宪法和法律基础的形成以及白俄罗斯主权国家建设的与会者做了报告。他们谈到了宪法法院捍卫宪法价值的活动,《基本法》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性,在宪法价值和目标基础上形成的白俄罗斯国家意识形态,总统在国家和社会发展问题上的作用,民间社会在巩固民主基础方面的任务,青年在维护和发扬白俄罗斯国家传统方面的作用。

  
订阅我们: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