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便民信息
Flag Wednesday, 17 April 2024
全部新闻
全部新闻
总统
2024 二月 25, 19:17

卢卡申科投了什么票、他是否会再次参加投票以及他对乌克兰的预测:总统声明详情

白通社明斯克2月25日电 白通社报道。 2月25日,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参加了国民众议院和地方议会选举投票。国家元首按惯例在白俄罗斯国立体育大学的投票站参加了投票。
 
他的儿子尼古拉与国家元首一起来到投票站。顺便说一句,今年他是第一次在投票站投票。

投票结束后,总统了解了投票站附近自助餐的种类,并品尝了国内生产商的各种产品。

但在此之前,国家元首按惯例向媒体发表了讲话,回答了有关国内局势和国际议程的许多问题。
 
关于投票时的选择标准

首先,记者问国家元首在为候选人投票时以什么为标准。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我的选择标准是专业性和可靠性。我们面临着困难时期,因此,除了专业精神外,还应该有可靠性和对白俄罗斯人民的忠诚。”

国家元首表示相信,了解国家和人民所面临任务的绝对可靠、聪明的人将会当选。



论白俄罗斯议会的作用和权力现代化

总统在评估本届选举的竞争情况时指出,“人们成群结队去投票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人家开始意识到,例如在白俄罗斯,总统不是沙皇,不是神,这是一份非常艰巨的工作。在当前形势下,不是每个人都敢于承担国家的这一重担。议会也是如此。议会的作用将得到加强。每个月、每年都是如此。我们已经在向议会和其他权力机构移交一些权力。我们正在进行某种结构调整,几代人正在发生变化。”
 
国家元首提到了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伊戈尔·卡彭科最近的讲话:如果有人想在选举中表演,他应该去马戏团。
 
总统强调:“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件。尤其是在我国权力现代化的时刻。我们可能会受到批评:现代化有些薄弱。但我们始终认为,任何地方的所有进程都应该是渐进式的。如果贸然行动—现在也可以贸然行动,但这是一场革命。我们和俄罗斯人已经用尽了革命的极限。它能导致什么--乌克兰。他们也已经用尽了极限,但他们在2014-2015年的‘独立广场’尝试过。这就是这些急转弯导致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悄悄地前进,使我们的制度现代化。但我们需要以人民的方式使其稳定下来"。

关于白俄罗斯选举的独特性
 
国家元首说:“我绝对真诚而坦率地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能像白俄罗斯这样举行公开、诚实、有原则的选举。这是我们的节日。历来如此。如果说苏联时期的选举是假的(我记得):什么都有--自助餐、饮料和点心,但多少有些紧张,没有灵魂。而我们是有灵魂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真诚、诚实的政治和完全相同的选举。我们既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冲突。我们需要和平的生活。为此,我们将竭尽全力。”
 
他回顾了,不能用颤抖的手掌握权力”这一箴言。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没有人会把权力拱手相让。但它必须建立在人民对这一权力的信任之上。我相信,今天在我国,大多数人都信任政府。尽管他们会批评政府。这很正常。”



西方“民主”后果

土耳其媒体的一名记者在向国家元首提问时指出,人民在投票站自由投票,但西方国家仍认为白俄罗斯、土耳其、俄罗斯、伊朗等国的选举不民主,并以此为武器。

对此,总统强调,无论是土耳其、白俄罗斯、俄罗斯还是中国,每个国家都会为本国人民举行选举。他说:“我们将做对人民有利的事情。选举会证明这一点。任何选举,包括我们‘不民主’的选举,都将回答许多问题。”

国家元首提请注意白俄罗斯选举期间的平静局势。没有冲突和叛乱,甚至没有企图这样做。白俄罗斯领导人说:“我们没有看到,也不会看到。因为我们知道如何从我们的错误中得出结论。我们看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得出了适当的结论。”

至于对选举的承认,例如在土耳其,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反问记者:“你们非常需要它吗?”白俄罗斯领导人说:“他们会承认你的。好吧,如果土耳其在中东发动战争,攻击以色列(当然是上帝保佑)--那将是他们的福气。他们想要的是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有限冲突。到那时,他们将不再谈论多极化,单极世界将继续存在,美国人将像过去一样,像宪兵一样卷起袖子(他们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走遍整个地球。只有土耳其和白俄罗斯人民以及其他人不需要它。西方国家想用其他人的手来解决像乌克兰这样的问题。”

这位国家元首还以“民主“的乌克兰所处的情况为例:”乌克兰取得了什么成就?它已经‘民主’到不能再‘民主’的地步了。而这些疯子,尤其是欧洲人(好吧,还有美国人—很明显他们想要什么,但这些人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呢?你们需要乌克兰这样的民主吗?我们不需要。没有人需要战争。这就是他们的民主所导致的结果。他们早已忘记了什么是民主和自由。因此,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做好我们的工作。一切从本国人民的利益出发。”

关于即将举行的总统竞选
 
在当前竞选活动的背景下,流亡者们开始讨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是否会参加下届总统选举的话题。借此机会,记者们向国家元首询问了他在这方面的计划。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我肯定去。请转告逃犯,形势越是困难,他们就越会煽动我们的社会和你们,相信我,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总统都不会抛弃跟随他上战场的人民,他们就越会给你、我和社会施加压力,我就会越快去参加这些选举。别担心,我们会以白俄罗斯所需的方式进行选举。”

在回答是否可以将这些话视为明确的声明以及新的选举周期是否已经开始的问题时,总统强调道:“我已经说过很多,这是一个选举周期,在总统选举之前我们都会受到冲击,这将是一切的顶点。这就是周期。官方或非官方--问题是什么,答案就是什么。我是按照别人问我的问题来回答的。如果有必要具体说明,我会严肃而诚恳地告诉你们:我还不能说什么新的东西。”

稍后,国家元首会说:在如此困难和不确定的时期离开总统职位无异于背叛"。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补充说:“距离总统选举还有一年时间。许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变化。当然,我和我们全社会都将对社会将发生的变化以及一年后的投票情况做出反应。”

总统说,他现在正在考虑另一件事:如何光荣地度过“质量年”。白俄罗斯领导人说:“这样,即使现任总统不去投票,你们也会记得。最后的一切都会被记住。这就是为什么今年将非常积极,我正在建立社会和整个垂直权力机构,它们一直诚实、认真地工作,并将一直工作到选举。”

关于白俄罗斯总统的主要品质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我知道很多官员不喜欢我,因为我严格要求至少要履行我们的协议和总统做出的决定。如果不履行,整个权力结构就会崩溃,社会就会被淹没。是的,我明白这一点。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我,因为我的性格等等。但好的一面是,由于记者的努力,社会开始意识到卢卡申科说了一些话,提出了严厉的要求--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总统列举了抗击冠状病毒的例子:白俄罗斯的做法并没有立即获得批准,但事实证明,国家元首的决定在大流行病期间是最合适的。国家没有实行封锁、关闭工厂和企业。经过调整的行动产生了效果。白俄罗斯领导人反问道:“整个世界都在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谁是对的?”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这就是我的工作:坐下来思考,利用我的经验和知识进行预测。如果总统不具备这一点,那就没什么可做的了。因此,这是主席的主要素质。当然,你必须有铁一般的直觉。最重要的是,你要永远记住你从哪里来,做一个尘世中的人。记住,1000 万人和来这里度假的 300 万人都是你欠他们的。你欠他们的。”

关于缺席的欧安组织观察员

在回答为什么他们决定不邀请欧安组织观察员来白俄罗斯参加选举的问题时,国家元首说:“在我看来,每个要求来找我们的人,我们都没有拒绝任何人。如果只有欧安组织的(观察员—白通社注)来自这个组织想来找我们并且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我们会考虑它。很可能是积极的。但他们没有问。我们为什么要爬向他们?这些是我们的选举”。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回忆起欧安组织观察员如何在之前的选举中得出最终结论:“他们提前准备了一份协议—一个结论。但他们把它弄丢了。我们的人找到了它,拍了张照片,然后把它放在我的桌子上。听着,选举前两天,初步投票正在进行中——他们“已经毁了我们的选举。为什么要邀请他们来这里?” 而选举结束后,国家元首继续原计划陆续公布。

总统说:“好吧,邀请有什么意义?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人和我们都没有邀请他们。但如果他们想参加我们的选举并要求适当的授权,我们会考虑,而且我相信我们会接受他们的请求。现在还不算太晚。他们说,最重要的是要数数。让他们在晚上之前来。所以我会让他们都无需签证进入白俄罗斯。如果他们愿意,就让他们来。选举之后,让他们来吧。有经验的人会看到情况,并将选举结果与选举后出现的现实联系起来。”

关于流亡者不可能实施夺权情景

在回答白俄罗斯将如何抵制流亡者计划的实施的问题时,国家元首提请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任何情况下的最终目标都是相同的—政变和夺取权力。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无论他们踢得时间长还是短,目标都是一样的—白俄罗斯需要转向相反的方向。而为了扭转局面,就必须推翻目前的政府。我确信这将非常困难。特别是在举行统一投票日之后,选举。因为我们将选出绝对可靠、聪明的人,他们了解我们的人民面临的任务。因此,没有任何选择,甚至是最激进的人将在白俄罗斯为他们(流亡者—白通社注)工作。”

总统确信,该国已经从过去几年的事件中得出了结论,因此现在没有希望实施计划的方案。国家元首指出:“但他们会尝试,他们会推动,他们认为自己很强大,他们的脸颊鼓起,趾高气扬:我们是如此伟大。这是某种白俄罗斯,我们需要践踏它,向东方靠拢,向资源靠拢,向莫斯科靠拢。我们理解这一点。”

总统表示,白俄罗斯正在与俄罗斯一起考虑事态发展的不同情况并予以应对。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我们将永远与俄罗斯团结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抵抗任何敌人。因为当今世界就是强权,他们只理解强权。如果我们原谅我,放手去争取民主和一些短暂的自由—你们看到他们有什么样的“民主”……因此,我们需要看到我们的目标,我们的利益,真诚,奉行正义的政策。然后这将是我们人民的团结。而不是没有人会从踢脚板下面爬出来,”他胡言乱语道,但这在任何社会都会发生。因此,所有这些场景都是不现实的。我们看得很清楚。你们甚至不必担心。

向社会通报“甚至极端的选择”

对于近期西方邻国在白俄罗斯边境的挑衅行为和活动不断增加,记者澄清是否存在尚未为广大受众所知的情况。 国家元首解释说:“为了抵抗,我们必须告知人们。我们的社会必须绝对知情。”

同时,他指出,政府的目的不是制造紧张、煽动社会,相反,政府通过这种方式警告人们,让他们意识到,不要屈服于挑衅,并予以抵制。白俄罗斯领导人说:“如果我们躲着你们,我们就不会成功(在联合对抗和维护白俄罗斯领土上的和平与安宁方面—白通社注)。因此,我们甚至会告诉你们极端的选择。”

他举了近代历史的例子,当时他公开了逃亡者计划“击败”俄罗斯,将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部领土交给波兰,并以牺牲俄罗斯土地为代价来扩张白俄罗斯的计划。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说:“是我们的‘齐汉诺夫斯卡娅和拉图什科’与美国人进行了对话,我直接从这份材料中引用了一段话。我认为有必要向社会通报这一点,以便展示他们(逃亡者—白通社注)的真实身份值得。 另一个例子是流亡者公布的占领一个单独的小型定居点的计划,特别是他们被称为科布林和马洛里塔的计划。总统回忆起逃亡者的计划时说:“夺取一块土地,宣布成立政权,一切都服从这一政权,政权将转向北约,军队将被派遣进来。这不是虚张声势。这样的计划正在实施中。我们已经讨论过。我们会全方位通知你们。”

关于解决乌克兰冲突

向国家元首提出的问题之一涉及和平解决乌克兰冲突的前景以及新的理由的出现。

总统说:“有足够的理由。你们看到乌克兰事态的发展——进展得很糟糕,”。 与此同时,他指出,这不仅仅是阿夫杰耶夫卡的情况。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指出:“对于阿夫杰耶夫卡来说,如果俄罗斯人像卫国战争那样进行战斗,那么一切早就已经决定了—无论有多少人死亡,数十万人都被遗弃了。我确切地知道俄罗斯军方和普京总统是多么小心谨慎。 他总是告诉我:这对人民来说是一种遗憾。 我们可以做得更快,但很多人会死。”重点不是在阿夫杰耶夫卡或其他地方,但重点是很多人会死。”

总统强调说:“我看到俄罗斯人非常认真地采取了和平解决这场冲突的方针,尤其是现在。我不想让人们陷入困境。”

然而,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指出,敌方乌克兰及其盟友认为,由于他们“大”并且拥有大量GDP,因此他们不会输掉这场战争。 国家元首说:“尽管这不是应该如何评估。这不是一切的评估方式。而是通过人民和物质资源、储备的决心来评估。谁拥有更多?俄罗斯。这取决于地面。在美国和欧洲,他们印制了欧元和美元,但它们都会崩溃,这些都是纸片。而在俄罗斯,军工联合体已经扩张,他们正在生产大量武器”。

白俄罗斯领导人指出,在这方面,北约成员国应该考虑俄罗斯将如何使用其目前生产的大量最现代化的弹药和其他武器。国家元首强调:“所以用你们的头脑思考一下。现在停下来。达成协议是有可能的。去纳粹化、非军事化等等都是条款。这都是在谈判桌上决定的。这仍然是政治。 但如果西方像现在一样‘帮助’乌克兰,那么乌克兰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沃洛佳·泽伦斯基应该将像理解‘我在天上的父…..’一样。

他表示,乌克兰军方明白这一点。 此外,他们看到有多少人正在死亡:“他们抛弃了毫无准备的人,人们就像去屠杀一样,他们明白这是一张单程票。而且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信息,”总统补充道。

白俄罗斯总统表示:“如果乌克兰人现在不与俄罗斯谈判,他们将完全失去乌克兰。一旦乌克兰士兵立即逃跑或干脆停止战斗,波兰人就会夺取乌克兰西部地区(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将站在乌克兰人一边),俄罗斯将切断直到连通德涅斯特河左岸的南部地区。剩下的,只剩下基辅了?”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坚信,现在我们需要进行谈判才能拯救乌克兰。国家元首说:“然后......这已经说过了,很多人(在西方)都知道,俄罗斯人同意放弃东部土地以供子孙后代考虑—他们将举行全民公投:如果你想住在乌克兰, 你将生活在乌克兰、你想生活在俄罗斯就去俄罗斯。这是一种让步。克里米亚就是克里米亚,它是俄罗斯的土地,俄罗斯的领土,这就是俄罗斯人的想法。西方也同意这一点。” 

目前,总统表示,谈判的理由有很多,我们需要朝这个方向前进。

论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共同安全

记者提出的许多问题都与白俄罗斯关系有关。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在回答这些问题时指出,各国需要做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我们必须互相尊重,就像我们现在所做的那样。”

国家元首回顾说,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处于不同阶段,有时两国之间会出现严重分歧。 但白俄罗斯总统甚至在乌克兰冲突爆发之前就表示,经济和政治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共同安全是神圣的。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警告说:“总有一天我们会背靠背保卫自己。”

确实,在俄罗斯,白俄罗斯领导人的这些言论当时并没有得到认真对待:他们说该国拥有足够的远程导弹来保卫自己,而无需白俄罗斯的支持。总统补充道:“这是当面说的。我平静地忍受了。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告诉你:最紧迫的问题在这里得到解决,白俄罗斯处于震中。发生了什么变化?什么都没有。然后我警告俄罗斯政界人士注意这一点……那可能是五年前,也许是七年前。”

关于联盟国家的未来

国家元首指出,在后苏联时代,存在着多个不同程度一体化的国际联合会。 数量最多的是独立国家联合体。 独联体的主要原则之一是自由贸易区。欧亚经济联盟已经是一个更先进的结构。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之间的一体化已经深入发展。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指出:“我们已经挽救了这个项目,并正在这方面平静地向前推进。”

同时,总统强调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必须保持两个主权和独立国家的地位。 他们可以创建一个独特而强大的协会。国家元首对一名俄罗斯媒体代表说:“今天说‘白俄罗斯人跪下了’,‘白俄罗斯站在俄罗斯面前,明天我们将把它纳入俄罗斯’—即使是在俄罗斯工作的你也永远不会投票支持这一点。”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都不会支持两国统一。 这样的做法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白俄罗斯领导人坚信:“我们必须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冷静地、渐进地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

总统回顾说,通过制裁,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关系中的许多问题自行消失。 白俄罗斯开始更加积极地开拓邻国市场,其产品对其东部邻国派上了用场。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指出:“世界已经改变,我们互相需要。也就是说,有问题,我们就解决它。没有必要超越自己。”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确信:“尤其是在俄罗斯,尤其是在白俄罗斯,如果有人认为联盟国家意味着我们明天就会团结,克里姆林宫将会掌权,等等……听着,我是‘即将卸任’的总统(我经常说这个),但我绝对相信:无论谁在我之后,这个立场都不会得到支持。两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们是聪明、受过教育的人民,要创建这样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联盟,以便我们能够变得更强大,我们必须冷静地解决出现的问题。”

关于亚美尼亚“冻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资格

媒体关于国际话题的另一个问题涉及亚美尼亚总理最近关于冻结该国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中的成员资格的声明。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表示,他与同事讨论了这个问题。国家元首说:“我们对此反应绝对冷静。我们在喀山间接与各国总统讨论了这个问题。绝对冷静。没有人发疯。亚美尼亚需要加入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我们不会把任何人赶出去,我们一直支持、曾经支持并将继续支持作为我们的盟友支持。如果他们想加入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它就不会崩溃,也不会被摧毁.”

与此同时,白俄罗斯领导人澄清说,埃里温尚未就此发出正式通知。

他指出,在亚美尼亚,权力体系的结构使得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资格问题必须在议会中决定:“帕希尼扬无法决定是否加入或离开。在那里由议会做出决定。我认为亚美尼亚议会中有大多数明智的人。不能冒犯我们、集体安全条约组织。”

国家元首指出,这个话题已经讨论过不止一次,必须明白,阿塞拜疆对于所有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来说并不是一个外国。 “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中有很多穆斯林国家。你也明白这一点。因此有部分相应的立场。第三,亚美尼亚是否希望我们卷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战争?所以这场战争仍然会继续下去,成千上万的人白俄罗斯领导人说:“我相信,不幸的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通过战争最终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正确办法。亚美尼亚(他们承认)占领了阿塞拜疆的五六个地区。 ”

总统回顾说,他曾一度在巴库和埃里温之间发挥调解人的作用,试图和平解决领土争端,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多年来不仅呼吁和平解决,而且还向亚美尼亚方面提供了财政支持:“我是一个不知情的调解人”事实证明,我从巴库到埃里温传递了这些信号。亚美尼亚经济的投资高达数十亿美元。阿塞拜疆是一个富裕的国家。我们提出了很多以友好方式解决这个问题的建议。”

但前几年,亚美尼亚领导人不同意和平解决,问题不断积累。 “这一切都在尼科尔·沃瓦耶维奇·帕辛扬(亚美尼亚总理—白通社注)及其政府身上累积和崩溃。总的来说,他对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可责备的。但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特别是亚美尼亚占领的地区国家元首指出:“阿塞拜疆—那是一片沙漠。在最美丽的地方,在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人们可以居住。超过一百万的阿塞拜疆难民对阿塞拜疆和许多其他问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强调说:“ 好吧,我们结束了战争。我们的立场应该是什么?亚美尼亚人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亲爱的人民。阿塞拜疆是一个陌生人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发现自己处于这种境地。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没有理由我们没有理由卷入这场冲突。我们甚至是有理由的。”

他还提请注意亚美尼亚与法国的接触。 “他们在法国一直与马克龙沟通。随后发表的声明是:法国将在防空系统、军事领域和经济领域提供帮助。总的来说,他们会把埃里温扛在肩上。没有人白俄罗斯总统建议说:“你们会看到这种情况正在法国发生。因此,埃里温的政治家需要醒来,一般来说,不要失去他们所拥有的。”

他以格鲁吉亚为例:“感谢上帝,我们正在建立正常关系,主要是与俄罗斯、我们的关系,而且经济正在改善。他们在西方尝试过轻面包。美国人已经忘记了格鲁吉亚。一旦格鲁吉亚人开始意识到这是他们的独立和主权国家,西方就开始向他们施加压力。 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好吧,我们需要得出适当的结论。 西方没有人需要它们。那里有成千上万的问题。”

国家元首补充道:“例如,今天在美国,拜登将支持乌克兰、亚美尼亚等。明天政府将发生变化,特朗普会说:‘听着,我不认识你。 我的朋友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们!’”

他再次敦促不要失去手中所握的东西:“离开很容易,但进入却很难。再次,格鲁吉亚就是一个例子。好吧,它离开了独联体和所有结构。这对它来说是不是更好?不是。回去是明智的。但是回来总是比较困难。有丢面子之类的。”

卢卡申科建议亚美尼亚方面不要操之过急,不要突然行动。他说:“别着急。没必要出去,也没必要冷冻什么东西。好吧,如果你们不喜欢某件事,那就别来,时间变化很大。情况也变了。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周围都会发生变化。总的来说,世界都会发生变化。因此,像亚美尼亚、白俄罗斯等这样紧凑的小国不需要做出突然的动作。薄冰-我们会掉下去,没有人会得到它。相反,他们会用脚推,这样他们就会窒息在那里。亚美尼亚人没有必要着急。在我看来,尼科尔·沃瓦耶维奇只是匆忙发表了情绪化的声明。”

欧亚经济联盟可以从联盟国家学到什么

总统在回答相应问题时表示:“欧亚经济联盟应该向我们借鉴—开放边界以及人员和劳动力的完全自由流动。今天,我们在这里没有任何限制因素,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这就是对人民的尊重。”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表示:“我认为欧亚经济联盟应该走这条道路。此外,在联盟国家中,我们有政治、外交和军事组成部分,而欧亚经济联盟则不然。”

国家元首总结道:“我认为这些是欧亚经济联盟需要从联盟国家那里看到和采纳的主要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欧亚经济联盟还应该与谁缔结自由贸易区协议?

国家元首强调:“至于自由贸易区和欧亚经济联盟,我们正在考虑所有声明和建议。其中有很多,你看伊朗和阿拉伯国家都在努力与我们建立自由贸易区为了更自由地进行贸易。因此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有时,会有一些野心,绝对公平的野心......”

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指出:“比方说中国。如果有上海合作组织—一个更广泛的组织,在那里有可能建立像欧亚经济联盟这样的自由贸易区,那为什么还要在那里建立自由贸易区呢?”


订阅我们:
Twitter